首页 > 国际新闻

因为没办法给朋友圈定出价格,所以,我没办法用朋友圈赚到百万

文章作者:来源:www.787store.com时间:2019-09-21



  2019 搞笑励志资源点

  1

  如果用百度搜索“朋友圈变现”,可以看到下面这样的标题和概要。

  

  如果单看这些标题,感觉人生单靠朋友圈就容易走上巅峰了呢。

  我也看到过不少朋友圈营销的线上线下培训,据说都挺火爆的,不过我一个都没参加。

  所以赚不到百万,这很正常。

  2

  经常有朋友希望我在朋友圈进行各种推荐,我很抱歉做不到。

  我不喜欢在朋友圈里发很多广告,对于所谓的朋友圈营销,让人月入多少万,也一点不羡慕。对我来说,朋友圈就是和朋友交流的地方,朋友就是朋友,是一起享受美好、彼此分担的人。

  所以我也不多加人。倒也不是怕别人营销我,有时候,就是单纯地害怕拉锯式交流。总有很多人不喜欢一次把话说清楚,而是分开、多次、每次说一点,再加个提问,我经常被弄得很疲惫。有这个时间,我宁愿读《时间简史》和看《生活大爆炸》,至少能从中学到知识。

  我很佩服那些每天以营销卖货为目的的人,他们的生活里,除了商业好像没有其他,对他们来说,朋友也是商品,一切都是商品,都可以标价出售。

  “你的朋友圈价值百万”,这话的意思差不多就是说,按照微信通讯录的上限5000人,每位朋友平均价格为200块,别说,这个价格还真是接近互联网平均获客成本价。

  看到这个数字先别气愤,觉得自己不值钱,因为这只是均价,有的朋友肯定比200块值钱,比如秋叶老师,我觉得至少要值1000块。事实上,因为我的通讯录里是3000多人,所以均价为333块钱每人。

  虽然我从小学四年级至高中二年级数学没及格过,但这么简单的算术,我还是可以的。

  3

  事实上我从不讨厌商业,相反,我喜欢商业,不过需要加个定语,“适度”。

  大学毕业后,我写过一篇文章,标题就是《商业社会》:

  商业社会,似乎一切均染上商业气息,腐败,糜烂,散发铜臭气,真情难觅。报章常见沉痛的评论:在这个商业社会里……

  但是我不明白,商业社会,真的一无是处?举国言商,就真是一国的堕落?泰坦尼克诚然是成功的商业运作,但在运作之后,如果无人被真挚的爱情和坚韧的生命意志打动,那岂非更大的悲哀?因为这是一个商业社会,心如铁石就是最佳的应对方式?其实可以让商人无钱可赚,比如不吃饭,就可守住兜里的钱,不恋爱,就可不过情人节。

  在叹息找不到真爱的时候,自己付出真爱了吗?怪责别人冷漠的时候,自己热情了吗?惆怅失败的时候,努力奋斗过吗?

  平生至恨的人,是走过流水的水龙头前,大叹人心不古,却不径直上去拧好开关的人。

  商业社会如同一切的社会机制,有弊端也有优点,不须夸大哪一端。我们不能一边享受商业社会繁荣带来的种种好处,一边大骂种种坏处。

  我一直喜欢商业,一直希望能够经营一家百货商场,因此特别喜欢两部书,一为《非凡的女人埃玛》,一为《妇女乐园》,那里面描写的商场情景真诱人,可惜喜欢归喜欢,还没机会实现。我觉得能够把琳琅满目的商品加以美丽的包装,推介给需要的人们,是一种快乐。

  我喜欢工作赚钱的感觉,用自己血汗去换取金钱,我觉得是一桩骄傲的行为。赚的钱不算多,但也没觉得自己穷,因为需要的东西有限,所以也不会牺牲原则去赚钱,赚钱的目的是为了谋生,一边赚钱一边享受才是人生真谛,我不会等到年老力衰才去享受,那时候也许有钱了,但是已经没有享受的能力。事实上我觉得很富足,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如果某天我穷到吃不上饭,那是我自己没能力,或者没尽力,怨不着社会什么。

  所以我喜欢商业社会,商业社会提供更多的机会。当然,如果我活在封建社会,我想我也会适应,因为我会找出它的好处。热爱生命,生命才能真正的辉煌,不管生活在什么社会。为此,我还应感激那些长夜痛哭的日子。

  ——————————华丽的结束线——————————

  我要对最后一段进行更正,因为写这文字的时候,我还年少无知,对于封建社会及其他“什么社会”,缺少认知,像我这样的人,要是生活在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估计很早就挂掉了,连20岁都不见得能活过,所以我其实更适应现代互联网社会,如鱼得水。

  然而这个互联网社会,的确是被过度商业污染了。

  有很多东西非常美好,但如果泛化,过度地使用,就会形成灾难。比如咖啡好喝,如果一天喝100杯,就是过度。营销是重要的社会行为,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营销自己,也需要通过别人的推荐进行筛选,但如果生活里充满了营销,一切都成了“变现”的工具,这样的世界是可怕的。

  遗憾的是这样的趋势已经出现了。

  对于出口必谈营销的人,其实我是害怕的,当我站在他们面前,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而是商品,我值多少钱,他们已经暗中标价,如果要和他们成为“朋友”,就得把自己变得很值钱,或者交钱上他们的课。

  我其实也很好奇那些参加了朋友圈营销课程的人到底赚了多少钱,有个事情倒是必然的:因为他们参加了课程,所以帮讲课的人做到了月入百万。

  4

  我喜欢买东西也喜欢卖东西,有时候不是卖,就是纯粹的推荐,因为那些人、事、物太美好了,让人满心欢喜,忍不住要安利出去。我真是做不到因为有利益就硬生生地推荐。

  有个理财课,有很多BD都来找过我,交流后我都拒绝了,他们说对方拿到了投资,广告费可以给很高,我说不好意思,以我的了解,有传销嫌疑。我不是故作清高,只是不想惹麻烦,也不想因为推荐了有风险的东西,而让读者蒙受损失。

  即使这样谨慎,都还会有人留言说“你推荐的那个陆金所出事了,你就不交代一下吗?”我怎么交代呢?我推荐的是友金所不是陆金所。

  不过这也是好事,让人更注意筛选,因为没有推荐过,所以不需要闪烁其辞。

  人们都喜欢美好的、有用的东西,但对于美好、有用的定义,可能会有不同。美好若泛滥或者走偏,反而可能成为凶器。比如我特别喜欢王阳明,作为知识管理研究者,始终践行“知行合一”,但要是天天、月月、年年让我“致良知”,甚至逼我去啥院学习,还要被逼发朋友圈,那我可能就疯掉了。

  我曾经在贵州镇远,站在王阳明登船进入洞庭湖的渡口,希望有一天,沿着王阳明走过的路线,重走一遍,也曾经认真阅读《传习录》。我想,王阳明如果还活着,也未必同意自己被造成神。

  完了,看吧,“致良知”的钱我又赚不到了……

  活该你穷啊萧秋水小盆友!

  

  5

  当然,我能够约束的,只是自己的行为。对于喜欢做朋友圈营销、乐意做朋友圈营销培训的人,我都没意见,这是个人自由。在朋友圈发布广告,总比单对单发送要好一点。

  我只是不喜欢被勉强。

  曾经有次,一位不太熟的朋友出了新书,发了海报给我,让我发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我说能不能给我个不带当当链接的海报,这样就是纯推荐,他说可以,但再发来的海报,还是有链接,看我朋友圈里没发,又问了两次,因为半生不熟,所以不好直接拒绝,于是就发了,但心里是真膈应。

  有人会说那你也会有求于朋友啊,对,但我从来不强求朋友,朋友愿意发就发,不愿意发不会勉强,发在哪里也都是自由,更加不会催促。

  有人说好啊你不发朋友圈,就发公众号荼毒读者!这也真没有,《微博10年,微信7年:喜欢的东西不需要坚持,自然而然地持续》里有清楚说明我的主张,而且我的确会特别注重给读者争取福利,有些活动其实是我自己发现的,赶紧分享出来,活动一过,恢复原价,有些读者还会遗憾没及时看到。

  就像上次发布倍轻松的一个优惠活动,我不仅给自己买了,还借机给朋友买了个龙抓手,她很喜欢。

  没错,我就是个灵敏的省钱小能手,这点上我还真是引以为傲。

  而在产品的筛选和试用上,我也引以为傲,近来的一个产品测试,更让我明白了自己的优势:我是本着科学研究的精神,不厌其烦地进行测试,一般人还真是拿不出我这样的钻劲和耐心。

  当然,对我来说,这也是个乐趣。

  我承认自己是个无能的人,没办法用朋友圈赚到百万,好处是我有很多真心朋友,好到我挂了以后骨灰都不用担心怎么处理的地步,这样的情意,比一百万还让我安心。

  1

  如果用百度搜索“朋友圈变现”,可以看到下面这样的标题和概要。

  

  如果单看这些标题,感觉人生单靠朋友圈就容易走上巅峰了呢。

  我也看到过不少朋友圈营销的线上线下培训,据说都挺火爆的,不过我一个都没参加。

  所以赚不到百万,这很正常。

  2

  经常有朋友希望我在朋友圈进行各种推荐,我很抱歉做不到。

  我不喜欢在朋友圈里发很多广告,对于所谓的朋友圈营销,让人月入多少万,也一点不羡慕。对我来说,朋友圈就是和朋友交流的地方,朋友就是朋友,是一起享受美好、彼此分担的人。

  所以我也不多加人。倒也不是怕别人营销我,有时候,就是单纯地害怕拉锯式交流。总有很多人不喜欢一次把话说清楚,而是分开、多次、每次说一点,再加个提问,我经常被弄得很疲惫。有这个时间,我宁愿读《时间简史》和看《生活大爆炸》,至少能从中学到知识。

  我很佩服那些每天以营销卖货为目的的人,他们的生活里,除了商业好像没有其他,对他们来说,朋友也是商品,一切都是商品,都可以标价出售。

  “你的朋友圈价值百万”,这话的意思差不多就是说,按照微信通讯录的上限5000人,每位朋友平均价格为200块,别说,这个价格还真是接近互联网平均获客成本价。

  看到这个数字先别气愤,觉得自己不值钱,因为这只是均价,有的朋友肯定比200块值钱,比如秋叶老师,我觉得至少要值1000块。事实上,因为我的通讯录里是3000多人,所以均价为333块钱每人。

  虽然我从小学四年级至高中二年级数学没及格过,但这么简单的算术,我还是可以的。

  3

  事实上我从不讨厌商业,相反,我喜欢商业,不过需要加个定语,“适度”。

  大学毕业后,我写过一篇文章,标题就是《商业社会》:

  商业社会,似乎一切均染上商业气息,腐败,糜烂,散发铜臭气,真情难觅。报章常见沉痛的评论:在这个商业社会里……

  但是我不明白,商业社会,真的一无是处?举国言商,就真是一国的堕落?泰坦尼克诚然是成功的商业运作,但在运作之后,如果无人被真挚的爱情和坚韧的生命意志打动,那岂非更大的悲哀?因为这是一个商业社会,心如铁石就是最佳的应对方式?其实可以让商人无钱可赚,比如不吃饭,就可守住兜里的钱,不恋爱,就可不过情人节。

  在叹息找不到真爱的时候,自己付出真爱了吗?怪责别人冷漠的时候,自己热情了吗?惆怅失败的时候,努力奋斗过吗?

  平生至恨的人,是走过流水的水龙头前,大叹人心不古,却不径直上去拧好开关的人。

  商业社会如同一切的社会机制,有弊端也有优点,不须夸大哪一端。我们不能一边享受商业社会繁荣带来的种种好处,一边大骂种种坏处。

  我一直喜欢商业,一直希望能够经营一家百货商场,因此特别喜欢两部书,一为《非凡的女人埃玛》,一为《妇女乐园》,那里面描写的商场情景真诱人,可惜喜欢归喜欢,还没机会实现。我觉得能够把琳琅满目的商品加以美丽的包装,推介给需要的人们,是一种快乐。

  我喜欢工作赚钱的感觉,用自己血汗去换取金钱,我觉得是一桩骄傲的行为。赚的钱不算多,但也没觉得自己穷,因为需要的东西有限,所以也不会牺牲原则去赚钱,赚钱的目的是为了谋生,一边赚钱一边享受才是人生真谛,我不会等到年老力衰才去享受,那时候也许有钱了,但是已经没有享受的能力。事实上我觉得很富足,不管是物质还是精神。如果某天我穷到吃不上饭,那是我自己没能力,或者没尽力,怨不着社会什么。

  所以我喜欢商业社会,商业社会提供更多的机会。当然,如果我活在封建社会,我想我也会适应,因为我会找出它的好处。热爱生命,生命才能真正的辉煌,不管生活在什么社会。为此,我还应感激那些长夜痛哭的日子。

  ——————————华丽的结束线——————————

  我要对最后一段进行更正,因为写这文字的时候,我还年少无知,对于封建社会及其他“什么社会”,缺少认知,像我这样的人,要是生活在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估计很早就挂掉了,连20岁都不见得能活过,所以我其实更适应现代互联网社会,如鱼得水。

  然而这个互联网社会,的确是被过度商业污染了。

  有很多东西非常美好,但如果泛化,过度地使用,就会形成灾难。比如咖啡好喝,如果一天喝100杯,就是过度。营销是重要的社会行为,我们每个人都需要营销自己,也需要通过别人的推荐进行筛选,但如果生活里充满了营销,一切都成了“变现”的工具,这样的世界是可怕的。

  遗憾的是这样的趋势已经出现了。

  对于出口必谈营销的人,其实我是害怕的,当我站在他们面前,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而是商品,我值多少钱,他们已经暗中标价,如果要和他们成为“朋友”,就得把自己变得很值钱,或者交钱上他们的课。

  我其实也很好奇那些参加了朋友圈营销课程的人到底赚了多少钱,有个事情倒是必然的:因为他们参加了课程,所以帮讲课的人做到了月入百万。

  4

  我喜欢买东西也喜欢卖东西,有时候不是卖,就是纯粹的推荐,因为那些人、事、物太美好了,让人满心欢喜,忍不住要安利出去。我真是做不到因为有利益就硬生生地推荐。

  有个理财课,有很多BD都来找过我,交流后我都拒绝了,他们说对方拿到了投资,广告费可以给很高,我说不好意思,以我的了解,有传销嫌疑。我不是故作清高,只是不想惹麻烦,也不想因为推荐了有风险的东西,而让读者蒙受损失。

  即使这样谨慎,都还会有人留言说“你推荐的那个陆金所出事了,你就不交代一下吗?”我怎么交代呢?我推荐的是友金所不是陆金所。

  不过这也是好事,让人更注意筛选,因为没有推荐过,所以不需要闪烁其辞。

  人们都喜欢美好的、有用的东西,但对于美好、有用的定义,可能会有不同。美好若泛滥或者走偏,反而可能成为凶器。比如我特别喜欢王阳明,作为知识管理研究者,始终践行“知行合一”,但要是天天、月月、年年让我“致良知”,甚至逼我去啥院学习,还要被逼发朋友圈,那我可能就疯掉了。

  我曾经在贵州镇远,站在王阳明登船进入洞庭湖的渡口,希望有一天,沿着王阳明走过的路线,重走一遍,也曾经认真阅读《传习录》。我想,王阳明如果还活着,也未必同意自己被造成神。

  完了,看吧,“致良知”的钱我又赚不到了……

  活该你穷啊萧秋水小盆友!

  

  5

  当然,我能够约束的,只是自己的行为。对于喜欢做朋友圈营销、乐意做朋友圈营销培训的人,我都没意见,这是个人自由。在朋友圈发布广告,总比单对单发送要好一点。

  我只是不喜欢被勉强。

  曾经有次,一位不太熟的朋友出了新书,发了海报给我,让我发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我说能不能给我个不带当当链接的海报,这样就是纯推荐,他说可以,但再发来的海报,还是有链接,看我朋友圈里没发,又问了两次,因为半生不熟,所以不好直接拒绝,于是就发了,但心里是真膈应。

  有人会说那你也会有求于朋友啊,对,但我从来不强求朋友,朋友愿意发就发,不愿意发不会勉强,发在哪里也都是自由,更加不会催促。

  有人说好啊你不发朋友圈,就发公众号荼毒读者!这也真没有,《微博10年,微信7年:喜欢的东西不需要坚持,自然而然地持续》里有清楚说明我的主张,而且我的确会特别注重给读者争取福利,有些活动其实是我自己发现的,赶紧分享出来,活动一过,恢复原价,有些读者还会遗憾没及时看到。

  就像上次发布倍轻松的一个优惠活动,我不仅给自己买了,还借机给朋友买了个龙抓手,她很喜欢。

  没错,我就是个灵敏的省钱小能手,这点上我还真是引以为傲。

  而在产品的筛选和试用上,我也引以为傲,近来的一个产品测试,更让我明白了自己的优势:我是本着科学研究的精神,不厌其烦地进行测试,一般人还真是拿不出我这样的钻劲和耐心。

  当然,对我来说,这也是个乐趣。

  我承认自己是个无能的人,没办法用朋友圈赚到百万,好处是我有很多真心朋友,好到我挂了以后骨灰都不用担心怎么处理的地步,这样的情意,比一百万还让我安心。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anzhuo.tosb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