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专题

钢铁企业的兼并重组之路受困何处

文章作者:来源:www.787store.com时间:2019-10-25



最近几天,一篇名为《国际视野下的钢铁企业之中国式重组》的报告文章引起了业界和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中国钢铁企业的并购之路在哪里?该报告的作者,钢铁网络分析师王焕欢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政府主导地位的重组,但要从根本上解决产能的无序扩张,有必要从解决这一问题入手。国家进步问题。

事实上,近年来并购一直在持续,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业内人士称,在政府领导下的并购重组为拉朗,该国钢铁公司在重组之路上的撤退也受到质疑。

合并和重组,仍然由政府主导

中国钢铁公司的并购之路始于1990年代后期,已经走了15年。尽管并购案例并不多,但总体效果远非预期。通过并购消除落后产能的愿景没有实现,提高工业集中度的目标尚未实现。组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型钢厂的想法仅在生产,创新,技术和核心竞争方面取得了进步。世界与世界水平之间存在很大差距。高端产品依赖进口的局面依然存在。

近年来,由于钢铁行业微薄的利润和需求增长的放缓,钢铁行业的并购风险相对较高,大多数并购的步伐已经放缓。 2012年,中国钢铁行业并购重组案例明显减少,钢铁行业集中度未有起伏。据统计,2012年,国内钢铁产量排名前10的钢厂(CR10)占全国总量的45.9%,比2011年的48.4%下降2.5个百分点。

根据钢铁“十二五”规划,未来钢铁企业数量将大大减少。全国前十大钢铁公司的钢铁产量比例将提高到60%左右。

那么,中国钢铁企业的并购之路在哪里呢?王焕焕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政府在重组中的主导地位。

近年来,中国钢铁业的结构调整概述仍然由政府主导,尽管随着市场化和改革开放的发展,外国钢铁公司已经合并,例如安赛的收购。米塔尔湖南华凌钢铁有限公司等,但政府主导的模式并未改变。

中国钢铁企业与政府之间的自然联系,以及参与重组的国有资产的分配,决定了不可能将以市场为导向的并购视为外国,并取而代之它与政府主导的拉朗(Lalang)公司,甚至私人企业之间的合并和重组,都很大程度上由政府控制。

全国人民静修会受到质疑

王焕焕在分析报告中指出,政府在郎朗分配中的领导作用通常旨在完成上级的任务,为重组进行重组,并且很少尊重公司的意愿或市场规则。由于政府与国有企业之间有着自然的利益关系,它们倾向于保护国有企业,这很容易使国有企业吞并民营企业的工作思路,从而引发了国家进步的问题。并撤退。而且,国有企业的亏损和民营企业的盈利是经济行为。

据透露,河北钢铁集团尚未发布任何文件,即已编制了全省12家民营钢铁企业。原因是河北钢铁已经获得了商誉,管理,技术咨询服务,购销渠道等民营企业的资金。 10%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河北钢铁的净资产收益率为4.62%,国丰和锦西的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7.1%和20.33%,远高于河北钢铁。

此外,重组后,民营企业没有从资源采购中受益。一些原材料是和鹤岗一起购买的,但大多数是我们购买的。现在,一起购买是一种市场经济,与我们单独购买相比,价格差异不大。被编译的一家私营企业的负责人作了上述表态。

即使它们占有10%的股份,这些公司显然也无法享有与鹤岗下的国有钢厂相同的权利。可以看出,对于民营企业的收购,甚至是对民营企业权益的掠夺,都存在着不平等的疑问交换,可以看出“民族的进退”。

山东钢铁集团收购日照钢铁也是如此。根据协议,上港集团以现金出资67%,Rigang持有其评估净资产33%的股份。关于开元控股先前以10倍或以上的溢价收购新日铁资产的交易,上港的收购应支付相应的溢价,据报道,由于对方的高价,上港并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如果日本制铁做出妥协,新日铁的盈利能力将使其在重组后成为上港的造血区,而民营企业将资助国有企业的重新制定。

民族的进退阻碍了民族的婚姻,没有“两爱一人”的重组,很难成为大气候。

她进一步指出,在国家退缩的情况下,民营钢铁企业的重组将不可避免地受到打击,这就是为什么许多民营钢铁厂扩大生产能力并试图抵制合并的原因。

与此同时,这也揭示了该国更加淘汰的生产能力得以扩大的原因。强扭瓜不甜,必须从根本上解决生产能力的无序扩张,必须从解决民族进退问题着手。

铃铛也必须响起。

王焕焕指出,政府在引导并购中应更加重视国有企业之间的强有力的合作或互补,以突出国有企业在行业中的领导地位。同时,政府应该以更具包容性的方式,放开对私营钢厂的行政限制,例如黑户问题,放弃对私营企业的歧视,并给私营企业足够的空间和宽松的环境。要发挥作用,而不是让它们继续在裂缝中生存,民营企业的命运应由市场经济决定,政府指导的作用必须建立在充分尊重市场规则和尊重生存的基础上。当然,国有企业也可以与民营企业结婚,但是它们应该基于您的意愿和意愿,以结束大大小小的人的合并。

此外,她还指出,在盲目追求大规模政治成就的推动下,本应首先受益的合并和重组在政府眼中已成为数字的简单增加,因此它不强。不兼容性也成为合并和收购中许多无法预见的预言的结果。

敲响的钟声也一定是敲响的钟声,中国钢铁公司合并重组中的各种尴尬局面与政府的不当指导和机构监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面对中国式的改组,该国的前进与后退,既大而又不强大,前后矛盾,又被制度性地监禁,根据国外经验,需要探索和打破国情的解决办法。

她认为,只有加强政府指导和市场化的合并与重组,加快体制改革,促进跨地区和跨省的现实并购,才能促进钢铁业的健康发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