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专题

知乎CEO:现在看内容付费,就像2003年的淘宝

文章作者:来源:www.787store.com时间:2020-01-12



2016年10月的一天,生病咳嗽的周源接到了今天首都的创始合伙人徐新的电话,询问他在哪里。两人都在出差,一个在上海,另一个在香港。

徐新说尽快见面讨论(关于融资),我会飞回上海找你。周源说他还没有准备好任何东西。他既没有做PPT也没有带任何其他材料。他只能简单介绍一下,“但我所说的和我所说的都是真实的事实”。徐新说没关系,我们已经完成了研究。

会议地点在上海徐新家中的书房里。徐新除了为周源准备川贝琵琶膏和特别炖梨汤之外,还拿出了厚厚的一份材料,每一份都有很多问题。她先听了周源的话,不时插入一句话:“我们这里还有一份研究报告。这些数据似乎与你所说的相符。”徐新在整个过程中做笔记,一个接一个地记录下来。据说他问了他准备的每一个问题。

两个多月后,有消息传来,智虎获得了价值1亿美元的D轮融资,并迅速占据了主要科技媒体的重要版面。这一次,主要投资者是今天的资本。此外,腾讯、搜狗、赛富、祁鸣、创新工程等前董事和股东都在追随主要投资者。新闻公之于众的那天,徐新特意在智湖发了一篇文章,解释他为什么要投智湖的票。她写道:“当他还在考虑用哪个财务顾问来帮助财务时,我已经把术语表交到他手里了。”在

D轮融资完成后,智虎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位居独角兽之列。

节奏:从社区到平台

从2010年底正式诞生到成为独角兽,智虎花了7年时间,不太快也不太慢。当时,与其型号相似的国内产品已经关闭或没有消息。智虎在最初的几年里经常受到外界的质疑。然而,当时很少有人预计这样一个最初看起来很小的知识社区有一天会发展成为一个拥有8400万活跃用户、2200万DAU、140亿每月光伏、1700万个问题和6300万个答案的平台。

“当你做一个产品或决定时,实际上不是别人是否质疑你是核心驱动力。”与三年前相比,在这次采访中,周源的反应要轻松得多。

他认为如果你回到智虎过去涉足的地方,只有几点:

首先,产品必须以实际需求为基础,然后你必须尽一切可能提高解决这一需求的效率,降低成本,从而实现规模化。智虎最初搭建平台时,他不希望整个结构受到外部因素的太大影响。他希望自己能封闭一些定义,把握节奏。例如,要真正定义这个问题,什么样的问题值得解决,什么样的答案容易得到别人的认可,什么样的内容可能危及社区。

第二,“先别担心”,关注用户的需求,不要本末倒置。过了一段时间,当我觉得我可以敞开心扉的时候,我还是比较坚定的。当智虎在2013年初开业时,团队问自己一个问题:它应该是一个利基网站还是一个大众产品?“这个问题出来后,答案出来了。当然,我们仍然要做后者。因为在所有这些知识传播、产生和沉淀的过程中,它应该为大多数人服务,使他们拥有更大的价值,并可能有更大的进化。”

周源认为智湖的第三个关键时间节点在2016年初。许多用户已经创建了新的需求/场景,例如进一步的付费咨询。但这些场景当时没有得到智虎的支持。与此同时,智虎团队发现几个重要的用户需求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例如,《智虎周刊》,用户和作者之间的链条被打破了;组织实际上与真正的个人有着相同的交互需求。为了支持这些新场景,Live和智湖书店等产品应运而生。

”从以往的梳理来看,它被认为是智湖过去发展过程中的几个重要节点。我们现在正在去站台的路上。”周源告诉记者。

产品:哪些数据有价值?

大数据对互联网公司的重要性一再被强调。快手和智虎都强调他们是一个大人物

周源认为智湖作为一个整体可以被视为一个巨大的信息库。“这不仅仅是简单的问题和答案,所有的权重,所有的用户和知识兴趣图,以及新的结构化信息,例如主题,一本书,一个了解生活的人,然后通过这些关系推荐给合适的人。这些无处不在,都是由数据驱动的。”

但是很难说这些数据中的哪一个在将来会更有价值。“事实上,你现在很难找到一个特殊的单一变量。我们现在正进入一个媒体升级的时代,这必须由多个变量驱动。这些数据,这些关系链,在每天产生的同时沉淀并形成网络的新部分。从长远来看,我认为可以沉淀和重用的信息和数据应该是最有价值的。”

智虎离理想的知识大数据公司还有多远?比起流行的大数据,周源似乎更愿意从社区的角度来谈论智湖。

商业化:智虎在哪里赚钱?

内容支付成为2017年国内创新圈的关键词之一。喜玛拉雅山,了解生活,分享答案等等,鞠躬以赢得告别晚宴。

罗基斯创始人罗振宇不久前提出了一个观点,这大致意味着平台公司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果有流量,就不可能总是为知识付费。第二,如果有可以出售的产品,关闭循环是不对的。

把这一观点抛给周源,周源的观点是整个互联网的形态正在经历巨大的变化。原始用户与用户不同,用户只是与流量相同。当用户等同于流量时,实际上没有更合适的方式与用户连接。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说,智虎从第一天起就是用户,甚至不是搜索者。当用户想知道一些事情时,他必须问一个问题。问完这个问题后,更多和他有相似问题的人会关注这个问题,建立新的联系,当新的答案出现时,他们会被有效地分发给所有关注这个问题的人。

周源坦率地说,智虎一开始并没有考虑为知识付费。在2015年下半年,智虎团队看到用户对进一步付费咨询的需求是这样的,“你会发现这个事情其实相当顺利。因为我有目的,我想解决这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我想要更多,也想要更好。有可能在这个基础上再接再厉吗?”

周源认为,当人们谈论内容支付时,有点像2003年谈论淘宝。当时,每个人都在思考如何在网上购物。那个人不会骗走我的钱吗?如果我不寄呢?到时候,我对如何退货不满意。我没有答案。“那一年,淘宝似乎每年有2000万到3000万GMV。然而,人们在网上购物是一种趋势,然后这些问题就可以得到解决。”

但他没有直接回答内容支付是否会成为智湖未来的主要现金渠道。他只是说他认为这是一个做好的好机会。"事实上,知识不仅有价格,也有溢价."

以下是记者与周源对话的核心内容:

为什么是智虎

记者:不久前,苹果发布了一项新规定,包括将智虎平台增值收入的32%给予苹果。微信受到了严厉的回应。智虎为什么顺从地接受了呢?

周源:平台和平台在发展过程中需要调整和改变。也许每一种产品,它所做的选择,都会不同。我认为IOS作为世界上如此大的平台,需要调整并向中国市场学习。我认为最大的平台和在其中提供应用程序的公司应该有一种心态,那就是尽量不要打扰用户,或者尽量保护用户,并且在任何时候放弃一些东西或者改变一个规则都不是特别好的做法。

记者:如果你接受苹果的新规则,会损害用户的权益吗?

周源:我相信未来会有很多变化。

记者:苹果的变化还是智湖的变化?

周源:这就是全部。至于移动支付,什么应该是合理的,什么规则应该能够发展更长一段时间,肯定会有许多新的变化。

知识是珍贵的

记者:你认为大家谈论的知识支付怎么样

周源:有点像2003年的淘宝和2003年的淘宝。每个人都在想,网上购物怎么可能?那个人不会骗走我的钱吗?如果我不寄呢?到时候,我对如何退货不满意。我没有答案。那一年,淘宝似乎拥有每年2000万到3000万的GMV。然而,人们在网上购物是一种趋势,然后所有这些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

记者:知识支付会成为智湖未来现金流的主要渠道吗?

周源:我认为这应该是一个做好工作的好机会。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值得花钱购买的知识形式能够升级,更多的消费者能够更容易地获得这种商品和服务,那么这种知识肯定是有价值的。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让许多知识工作者增加收入和赚钱,这在社会上也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我们现在每个演讲者的平均小时工资是10,000元。你会发现知识不仅有价格,而且有溢价。

记者:内容支付是大市场还是小企业?

周源:我想是的。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算术人,一种是分析师,另一种是走向未知的人。你必须相信它的价值,而不是首先考虑它能赚多少钱或者它有多大。我相信,在成立的第一天,搜索引擎不会想到它会成为一家领先世界的基于平台的网络公司。在我看来,每个人大脑中有价值的信息可以以各种形式组织起来。如果它能在更广的范围内转化为商品和服务,可能性非常高。我们以前看到的是实体经济和实体经济如何上网。我们之前谈论的虚拟经济主要是道具和游戏币。但是一本书(虚拟经济)是吗?服务,不是吗?一种知识商品,不是吗?一定是一样的。

记者:罗振宇说,“平台公司最大的问题之一是,如果有流量,就没有必要为知识付费。第二,如果一个产品可以销售,那么关闭这个循环是错误的。”你认为平台、流量和知识支付之间的关系如何?

周源:整个互联网正在经历巨大的变化。原始用户与用户不同,用户只是与流量相同。当用户等同于流量时,就没有更合适的方式与用户联系了。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说,智虎从第一天起就是用户,甚至不是搜索者。当然,当用户想知道一些事情时,他们必须问一个问题。问完这个问题后,更多和他有类似问题的人会关注这个问题并建立新的联系。当新的答案出现时,它们将被高效地分发给所有关注这个问题的人。因此,智虎从一开始就是用户有目的的产品。

知识的支付不是我们最初想象的。2015年下半年,我们看到智湖的用户有这样的需求。用户有一个解决问题的目的,在一定程度上想要更多更好的答案。有可能根据原始答案提供更好的答案吗?知识支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当从用户的角度推动某样东西时,你会发现它自然而平滑。我们需要做的是做好产品、工具和连接。毫无疑问,智湖有交通,智湖的交通和交通不一样。从一开始,就是用户。在此基础上,产品不断升级。

记者:在发布之初,智虎邀请了200多名非常优秀的专业人士。小马(马花藤)、王星,他们都是比较低调的人。智虎首先是如何邀请他们到站台的?

周源:你会发现人们实际上非常强大。那时,我们实际上向我们周围的朋友发送了邀请码。几天后,我发现这个系统中有一个叫小马的新用户。他是那匹小马吗?几天后我就回答了这个问题,确实如此。

记者:如果一家初创公司现在邀请小马,那绝对不容易。

周源:我认为这仍然是一种自然的方式。现在很难说。我必须通过某种方式找到一个人。这仍然必须是自然的,也就是说,这个人是否是你的用户,他是否认为你的产品有用是最关键的一点。那时我不认识他。当时,它应该是我邀请的一个用户。我可能邀请了腾讯的一名员工。员工认为智虎很有趣。然后他邀请了小马。小马可能已经注册并看过了,发现它真的很有趣。他用了它。

媒体属性将被控制吗?

记者:智虎正在从社区向平台过渡,有很多新的场景。包括最近一两年,智湖已经酝酿出许多热门的社会话题,讨论也非常多样化,比如前一段时间的莫比克事件。你担心这种过于开放的讨论会对智虎产生不良影响吗?

周源:我们有社区管理标准和原则,但事实上我们知道社区管理标准一直在变化。我们不是说在发射的第一天,我们会把这个东西放在外面。本月实施的管理标准和基本原则与上月不同。例如,本月我们刚刚更新了答案的折叠规范,并做了一些调整。例如,在目前的智湖下需要折叠什么样的答案,我们会给它一个更清晰的定义。

平台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面对这样的问题,你在乎什么,你怎么在乎,如果你做错了,你在乎什么?或者你的平台应该向后倾斜一点。

后来,经过仔细研究,我们反复问,一个平台到底应该坚持什么?智虎的核心社区原则应该是反对歧视和偏见。如果我们以前没有这样详细的规则,我们会更新它。然而,毫无疑问,我们可能选择了一条更困难的道路,因为我们必须做出许多这样的判断和选择。从某种意义上说,当你做出选择时,你不是想根据简单和困难来判断,而是想知道你应该做什么。因此,我相信无论这件事有多难,我们都会继续走下去。

记者:偶尔进行一些类似的讨论也没关系。如果经常有类似的问题,智虎的操作压力会不会太大?

周源:因为整个智湖是一个系统,事实上,我不认为这是压力,比如一些热门事件的讨论。在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在智湖会有很多不同的观点和理解,这将使事情更加清晰和完整。这不是片面的。所以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用户来说,他也是一种更积极的发现更广阔世界的方式。

记者:例如,张小龙不希望微信平台有更多的媒体属性;你会故意控制智虎的媒体属性吗?

周源:这很难定义。如果有东西可以传播和沉淀,首先要问它是否有价值。事实上,智虎的产品系统和操作系统,包括整个社区的管理标准,鼓励更多有用和有价值的信息被生成、传播和沉淀。如果它不属于这个象限,它也可能是一种写作,这实际上并不受我们平台的鼓励。

[快速问答]

记者:在智湖呆了七年后,最大的个人变化是什么?

周源:冷静点,更愿意思考现象背后的本质。

记者:我过去喜欢读的书?

周源:《马丁 伊登》。

记者:当你想到人工智能时,你会想到哪些关键词?

周源:《黑客帝国》。

记者:你想要什么样的人才,但目前没有?

周源:燕值。(笑声)“记者:你最近看过什么好电影吗?

周源:《一条狗的使命》

记者:最受尊敬的企业家?

周源:乔布斯。

记者:你在担心什么?

周源:变窄。

记者:你想做什么?

周源:我想拍一部记录动物生长的纪录片。如果你想环游世界并扬帆起航,你可能已经被《环游地球八十天》的阅读感动了。我想去贵州上学,改善当地教育。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