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新闻

小鸣单车拖欠押金和供应商货款,工商局已介入调查

文章作者:来源:www.787store.com时间:2020-01-14



11月15日,ZT工作人员贾珍来到千里之外的广州,索要广州齐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小明自行车运营公司)欠款80多万元。与之前一再要求的结果一致,小明自行车无力支付。

与贾珍联系很久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不要提你的欠款,我的工资还没有着落。

除了账目和工资,小明自行车的存款问题也在微博和帖子上不断发酵。押金很难退还,小明自行车经常被用户投诉。在小明自行车的前台,贾珍看到七八名广州工商人员来到这里询问小明不可退还的押金。

ZT是客户服务供应商,为小明自行车提供全套客户服务体系和人员。双方于今年1月22日开始合作。今年6月,小明自行车开始以财务人员外出和财务压力为由延迟支付欠款。如果贾珍开得太快,小明每月将支付5万或10万元。10月31日,ZT正式停止小明自行车客户服务外包。然而,贾珍并没有收回九月和十月的钱。

贾珍坚持要找一个上级领导来解决债务问题。小明的自行车员工向他介绍的第一位领导徐说,他已经离开了公司。第二位领导介绍说,杨先生告诉他可以付钱,但他会等到明年三月。

贾珍很了解小明的日常生活,但到了明年三月,他还是没有被说服。“我绝对不会等他,因为他等的时候不会付钱给你。”贾珍说。

在小明违约的供应商中,贾珍的经历还不是最差的。据广州电视台《直播广州》报道,当地一家劳务提供商为小明预付30万元后,和解变得极其困难。两个月后,他们等待小明自行车的支票,但当他们取出支票时,发现是一张空白支票。当再次要钱时,小明又写了几张支票,要么是错误的,要么是含糊不清的,要么根本就不能兑现。

小明自行车正面临财政困难。与此同时,另一个问题是高级管理层开始出现真空,“找不到负责人”已成为维权供应商和员工面临的一个持续难题。几个部门的领导说他们已经辞职了。消息人士称,广州总部已经撤离。供应商也对凤凰科技做出了回应。广州小明自行车天河区办公室没人。

杭州总部更糟糕。首席执行官陈宇莹离职后,杭州的大部分资产已经出售,杭州西斗门路9号福地创业园的办公室已经到期退休。大多数员工也被解雇了。

小明自行车在共享自行车的东风中诞生。去年年初,它从联创永轩和付强资本获得了数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其创始人金朝辉是家乡(校园生活服务平台)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也是当时小明自行车的CEO。

天使轮推出不到半个月,小明自行车宣布在首轮融资中获得1亿元。管理层是凯洛格,一个运动自行车品牌,其董事长邓永好加入小明自行车,成为其联合创始人和董事长。

与普通初创企业不同,短短两个月,小明自行车的CEO从创始人金朝辉变成了职业经理人陈宇莹。陈宇莹曾担任土家网络首席运营官、星推网络首席执行官等职务。他在互联网方面有丰富的经验。据悉,为了获得陈宇莹的参与,邓永好特意将小明自行车总部从广州总部改为广州-杭州双总部:供应链和财务部门在广州,手机客户开发部门在杭州。

矛盾的是,陈宇莹加入后,创始团队消失了。直到新加坡自行车队奥比克(oBike)出现,人们才发现金朝辉在这个领域又开始了一次创业,成为奥比克的首席运营官。

双方均未透露此次人事变动的原因。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凯洛格和小明自行车的董事长,邓永好一直被视为小明自行车的实际控制人。邓永好声称已经离开小明比克

在日前的采访中,邓永好回应了凯洛格在小明自行车生产上的帮助:凯洛格的策略与阿迪达斯相似。它的产品都是海外制造的。目前,其制造基地主要在柬埔寨和葡萄牙。没有国内生产基地。我们如何帮助小明生产自行车?

凤凰科技发现Meiqi.com今年3月的一份报告无法证实上述邓永好的说法。据报道:

“与主要依靠合同制造的莫比克和奥福不同,小明的自行车生产能力完全由广州凯洛格集团的工厂负责。为了提高生产效率,凯洛格公司在2016年底投资3000多万元购买了自动焊接机器人,加上原有的自动喷涂、旋压等生产机械,在一家工厂实现了每天2万辆车的产能,达到了行业最高的效率。

上图是广州凯洛格黄埔工厂的外部。工厂的空地上到处都是组装好的小自行车,正等着被运走。目前小明自行车是凯洛格工厂的主要生产能力,其数量远远高于凯洛格和烈风的运动自行车和合同制造业务。”

在这种情况下,邓永好怎么解释凯洛格没有帮助小明生产自行车,两者之间没有关系呢?

对于像贾珍这样的供应商来说,解决欠款最紧迫的事情就是找一个合适的负责人。现在看来,人们已经去了空的小明自行车,谁来负责呢?

昨天下午,在小明自行车微信群,员工们说工资已经在10月份支付了,比预期提前了一天。这对公司及其员工来说都是一个难得的好消息。